渔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渔资讯

鳕鱼和龙虾一样,曾经都是奴隶们每天的口粮

2017/8/5 14:31:11  阅读633次
鳕鱼是最早的国际贸易货物,伟大的地理大发现在某种意义上也由它开启。早在16世纪初,西班牙、英国、法国的渔船便纷纷踏上了前往纽芬兰捕捞鳕鱼的远征,富饶的鳕鱼渔场无疑是座海上金矿。当时欧洲的生产力还不发达,红肉价格十分昂贵,相比之下鳕鱼的价格要便宜的多。16世纪末期,英格兰普利茅斯港内停满了从纽芬兰归来的渔船,空气中到处弥散着鳕鱼的气息和财富的味道。公元1492年哥伦布携带着西班牙国王致“中国大汗”的国书启程,历经磨难横渡大西洋,于10月登上了巴哈马群岛东侧的圣萨尔瓦多岛,由于误以为是印度附近岛屿,从此便将这片身处西半球的群岛称为“西印度群岛”,这里也最先成为了西班牙人的殖民地。1588年英国军舰干翻了西班牙的“无敌舰队”,英国、法国渐渐取代西班牙,瓜分了这片岛屿。




人类的多数厮杀不过为了口吃的 
随着鳕鱼捕捞船队的日渐壮大,西印度群岛的制糖业也在蓬勃发展,从西非掳掠来的奴隶们每天在烈日下劳作,需要大量的能量和盐分维持生命。殖民地的奴隶主怎么愿意浪费生产甘蔗的土地来种植口粮,于是,价格便宜又有充足盐分的腌鳕鱼就成了成千上万奴隶们每天的口粮。到了18世纪,鳕鱼贸易已经使英格兰北美殖民地成为了跨大西洋国际贸易中心。除了向欧洲餐桌提供美味的鳕鱼外,还向欧洲输入大量动物毛皮。满足了温饱的欧洲人怀揣着梦想举家迁往北美殖民地,创造出了许多城市,比如今天的波士顿。


棉花庄园的龙虾事件
罗德是新被买入棉花庄园的奴隶,他原本的主人是做种植小麦的生意,可惜嗜堵,就把罗德出售了抵债。换了新的主人,罗德的心中惶惶不安。原本的主人嗜赌,但对奴隶还算可以。与其说可以,不如说不怎么理睬。由于对于小麦田中的事情不上心,罗德和其他奴隶也无需每天拼死工作,一天只需工作十小时,身上也很少挨皮鞭。新的棉花庄园主人叫做斯蒂芬,穿的很绅士但是目光很严厉,他是这一片小有名气的地主,除了从父亲手中继承的大片棉花田以外,自己还建立了两个葡萄庄园,家业一年一年的在扩大。罗德来到后的第一天就被告知这里的每日工作时间需要十四个小时,但还算幸运的是棉花庄园的住宿条件比在之前的主人那边要好得多。赤裸着上身挥汗如雨一天后能躺在盖有软软的破棉絮被的床上还是他身为奴隶以来的第一次。


然而罗德来到这里工作的第二天醒来后,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没有力气,勉强在棉花地中工作了数小时后就一头栽倒在了地上。监工在罗德身上甩了两鞭子后发现他并不是在装病,只好叫人把他抬到了休息室中。奴隶买来两天就病倒,这可是亏了不少的一笔钱,监工不敢自己擅自做主,只好把这信息报给了管家。正好斯蒂芬当日就在庄园内,就跟着管家一起来看罗德。罗德浑身颤抖个不停,黝黑的身体上还浮起了一粒一粒的突起,精神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奴隶刚刚花钱买来,才两天就这样,若是仅仅就让他死去,这单买卖就血本无归了。斯蒂芬在思量之下打算花钱叫来医生给他医治,刚好自己的膝盖也有点不舒服,可以顺便让医生看一下。斯蒂芬的膝盖没什么太大问题,主要是因为太胖的缘故给膝盖造成了太大的负担。罗德的命也捡了回来,他患病的原因是前一日晚上给奴隶的晚餐是龙虾,而罗德则对龙虾过敏。医生给罗德用了好几种药,总算是控制住了过敏反应。龙虾是棉花庄园中给奴隶最主要的粮食,因为这里龙虾又便宜又多,白人们都不屑于吃,但凡是想节约成本的奴隶主都会购买龙虾作为奴隶的口粮而减少在面包土豆和麦饼上的支出。之前罗德服务的地主因为家中就是以种植小麦为主,一直用麦饼来喂养奴隶,所以才不曾吃过龙虾。

罗德病愈后监工只好每日都特地给他一人分发麦饼或者土豆。没多久,奴隶间就开始流传一种说法,说罗德那次生病是神在提醒他们龙虾是一种污秽的食物。其实奴隶们很早就开始怨恨每周要吃五天的龙虾。这种不满的情绪由于被监工的皮鞭压制着以至于没办法发泄。罗德的过敏事件后,奴隶们把内心的不满发泄在了这个故事上,开始给这个故事添油加醋。短短几周的时间,罗德过敏已经变成了恶魔附身的警告。一个周六,已经连续吃了五天龙虾的奴隶们发现周六的晚餐依旧是龙虾,甚至连一小块的面包都没有,只好带着怨言敲开龙虾壳把里面淡而无味的龙虾肉吞入肚中。周日,依旧是龙虾。接下去的一周天天都是龙虾。龙虾吃恶心了的奴隶开始集体性的怠工。他们惧怕监工手上的鞭子,但确切的说是惧怕监工手上的鞭子只落在自己一个人的身体上。若是所有的奴隶都挨了鞭子,这件事就变得不是那么让自己恐惧了。


监工的鞭子就这样实实在在地打在了每一个奴隶的身上,奴隶们磨磨蹭蹭继续开始工作。但是晚上的时候大家面对着发放给自己的龙虾时,不知是谁说他们如今日日都吃龙虾其实是因为监工把他们的其他粮食都转手卖了,然后买了便宜的龙虾给他们当主食,从中把差价装入了自己的腰包。次日,奴隶们集体性的怠工更加明显,监工的皮鞭在空中频频挥舞,但是却丝毫没能让奴隶们拼命的工作。现在正是棉花采收的季节,每一天都十分宝贵。奴隶们猜的没错,他们的标准伙食是一周五次龙虾,其他两天可以有土豆和面包等食物。监工在酒吧喝酒的时候听到同行之间的聊天听到了他们克扣奴隶的粮食,而仅让他们吃龙虾,从中赚取的钱可以让自己时不时来酒吧喝上几杯。如今监工也隐隐察觉到奴隶们是因为龙虾而懈怠,但他已经把这周奴隶们的粮食转卖了出去,若是今晚就要给他们吃上土豆,势必要自己倒贴钱才行。监工下不了这样的决心。

不过监工有点多虑了。下午烈日高照,监工一鞭子把其中一个奴隶打了一个趔趄摔倒在地的时候,其他的奴隶终于爆发了,他们冲向了监工,把他的身体按倒在了地上,用他不离身的那条皮鞭紧紧地扣住他的脖子,拳头如雨点一般打在了他的小腹上、脸上身体每个角落。然后像一条死狗一样躺在棉花地中。奴隶的暴动很快被闻讯赶来的警察所镇压了。一天后,事件的报告就交到了斯蒂芬的手上。事件结束后奴隶们的生活回归了正常,如同往常一样一周需要吃五次龙虾。监工没有死,但是再也没有能回到自己的岗位上。死的是罗德。罗德成了这一事件的领导者,罗德争辩自己并没有参与这次的暴动,但其他的奴隶都沉默不语。斯蒂芬固然知道他没有参与暴动,他每天都能吃到麦饼和土豆,何苦来参与因为龙虾的暴动。但是龙虾事件中总要有一个替罪羔羊,这件事情既然是因为罗德而起,就需要牺牲他来作为终结。然而罗德的死并未真正平息奴隶们对于龙虾的怨言,反而让他们看到了斗争的希望。在五年的明暗斗争之后,奴隶和庄园主终于达成了满意的协议,每周吃龙虾的次数不再多于三次。